世界分两类

abloz 2016-11-11
abloz 2016-11-11

周海汉 2014.7.13 世界分两类,边界内的和边界外的。身体内的是“我”,身体外的是你和他她它。有北京户籍的是北京人,没有北京户籍但也常住北京数十年的是外来流动人口。国界内的是中国,国界外的是外国。还有地球上的和地球之外星球上的。时间的起点之后和起点之前。宇宙爆炸之后和之前。宇宙内和宇宙外。 世界分两类,逻辑不是很严密。其前提是有世界存在。只要世界存在,理论上通常我总可以对其进行切割,把世界划为边界内和边界外。如果边界实在太模糊,我们就人为的划为两类,逻辑上也是可以的。 分类这件事情是人类认识世界的方式。人们大致会用某些边界来区分事物。“我”是这个世界的中心。尽管从客观来说,“我”有很多,每个人都自认为是“我”,那么世界的中心会很多,就没有了中心。但是实际上,人们处理事物的时候,经常根据和“我”这个边界的远近来做选择和决定。“我”就像平静池塘的水面,投入的一个石子,泛起的涟漪往外扩。通常来说首先是家人,然后是亲戚,朋友,同学,本地邻居老乡,甚至同姓,同事。可能物理上不是那么精确,但心理上的距离还是有亲疏远近之分。只不过某些人浑身带刺,脑后有反骨,离他越近,受的伤害越大。有的人则完全根据亲疏远近而不是理性来行事。这也是人之常情。

不过,当我们思考“我”这个概念时,是否可以问问,谁是“我”,“我”是谁?没错,“我”就像涟漪一样外扩,是一层层的圈子。最中心点就是“我”。因此,世界分两类,“我”和我之外的世界。你看看你的身体,那是“我”吗?你的手脚的确是听你指挥。你会有视觉听觉触觉味觉痛觉等各种感觉。你很难感觉到别人的痛苦。如果身体就是你,那人死后你去哪里了?你的感知觉全都没有了。你也不能指挥你的手脚行动自如了。但你身体还在。人死后你的身体,被掩埋被火化也只是化为尘土和轻烟,你没有任何痛苦。另外,你也可以知道,一些人失去一部分身体,如被截肢,他还是可以活着,并且自称为“我”。“我”这个概念,并不因为失去身体的一部分而变得残缺不全。霍金身体全部残废,脑袋抬起来都困难,讲话口齿不清,但他却是当代伟大的科学家,他同样有一个大“我”。你如果认为身体就是“我”,那么假如身体可以切割,留下多少比例的时候你还是你呢? 从以上的分析看,“我”不见得等同于身体。所以古代思想家将人分为身体和灵魂。佛教思想认为身体不过是个灵魂暂时栖住的皮囊。因此随时可以舍弃。如果身体不完全是我,那我每天打扮他干什么呢?涂脂抹粉有什么用呢?山珍海味有什么用呢?贪污腐败有什么用呢?巧取豪夺有什么用呢?低级趣味有什么用呢?还不如每天粗茶淡饭,面壁思过,让灵魂得到净化。

到了我之外,就牵涉到我和你和他她它的关系。别人问你是谁时,你往往回答:我是谁谁谁的儿子老公父亲,我是某某单位的。当然女性就是谁谁谁的女儿夫人母亲了。这就像一个坐标,把你定位在那个坐标里,并由此发生出和询问者的关系联结,距离远近。你可以回答:“我爸是李刚。”如果对方恰好知道李刚是谁。人是社会动物,只有将自己置于社会上一个位置,并且这个位置得到自己和其他人的认可,人才有稳定感,安全感,认同感。如果你所在的位置,你的行为方式,自身的认识和其他人对你的认识不一致,那么就会有矛盾,导致冲突。在冲突过程和之后,可能达到一个新的一致平衡。

你可能认为在社会关系中定位“我”更加准确,因为这是得到自己和他人认同的。在陌生人面前介绍自己时,你可能会说:我是某某公司的某某职位。但是这个只是我的一个属性,不能划等号。因为不能反推过来,某某公司的某某职位就是你。这种外在的属性比说“我的身体就是我”还不靠谱。

除了在关系空间中定位,我们还可以在时间这个维度来定位“我”。我们简历就是一个很好的时间维度的自我介绍和定位。19xx年,我出生于何地。之后,19xx年,在某地某校上学。之后,20xx年,我在某地某校读研究生。20xx年,在某公司工作,担任什么职位,做什么事。

时间的维度的确比截取现时这个时间片段的空间定位更为有效,可以让人更清晰的了解自己的过往。

可是这些都不是“我”。“我”还有很多的属性。我的兴趣爱好,我的个性人格特征,我的思想,我的能力。 心理学家为了了解人类自身,对人做了很多研究。佛洛依德将“我”分为自我,本我,超我。并且认为这三个“我”是互相打架并且协调的。协调不好,要么成为犯罪分子,要么成为精神病。总之不会正常。自我就是人的动物性。你见了有奶的便喊娘,这是动物性的一种。成年男性见了美女就会多看几眼,甚至想入非非,这是动物性的一种。超我是人的神性,像天使一样的利他主义。你可能会宁愿自己饿着去接济穷人。或者拿着微薄的收入去山区支教。像雷锋一样出行一千里,好事做了一火车。本我是人活下去的基本动力来源,所以是必须的。但如果不加以控制,则完全像动物一样追求自我利益和低级快感。这是犯罪分子具有的品质。无论是强奸犯,抢劫犯,还是贪污犯,都是自我膨胀的生活在低级动物层次的个体。是本我没有做好协调和控制。

行为主义者眼中,你不过是有智慧的动物或聪明的工具。这一点相信我们统治者很喜欢,尤其是教育部和宣传部很喜欢。所以“狠抓教育”和思想宣传工作。作为动物和工具,还是少思考,多干活为好。所以不会有“我”的烦恼。这也导致了“人性”的丧失。“丧尽天良”的事情,现在很多人做得顺风顺水。比如给牛奶添加“三聚氰胺”;废皮革制明胶,再卖给食品企业;地沟油常吃常健康;为了赚钱导致空气和水源的严重污染;强制拆迁草菅人命……

我有各种属性,边界和定位。但这些都是“我”的画像。你可以像照片一样把我画的很像。像电影一样看到我的形象和过往的活动。但那不是“我”。尽管你可以通过这些属性来了解我和认识我。我死后你可以通过这些画像来对我表示悼念,并且思想长存。可是“我”去了哪里?

自从有了“我”的概念,世界不同了。据说动物是没有“我”,只有本能的。我睁开了眼睛看见世界,并且和世界开始交互。从此,薛定谔的猫因被你看见而被定格,是死是活你说了算。因你的存在而世界发生了改变。 笛卡尔从逻辑上认为“我思故我在。”你们要说这个世界很虚,很空,我可能无法反驳。尽管我在你面前狠狠踢了脚下一块石头进行反驳,告诉你石头就在我眼前和脚下。但你说那不过是假象。可是当我想问题时,难道不是我在想吗?不是我在想那是谁在想?如果我不存在,那就没有谁在想问题。那宇宙就得崩塌,回到初始的原点。没有时间和空间,没有前后上下和现在未来。其实,世界就算很虚,很假,很空,但世界因“我”而存在。


如非注明转载, 均为原创. 本站遵循知识共享CC协议,转载请注明来源